qzuser

手抖的厉害啊,果然不习惯

[伞修]关于我爱你

大量私设,ooc归我
矫情|・ω・`)各种乱入
此外,所有隔的比较开的段落都是作者的寂寞_(:3」∠❀)_




并不是因为我有多爱你,只是当别人说起爱情时,除了你,我不会再想到别人。

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最初爱情的概念。因而想到了爱就想到了你。如果你说这样就是我爱你,那么那就这样吧。


如果感到痛苦的话就哭出来吧,阿修

如果感到痛苦的话就哭出来吧,阿修

我爱你呀

你听得见吗

我爱你呀,阿修。

我知道的我都知道。

叶修在举起世界联赛的冠军奖杯时,有什么迷糊了双眼,就像某个很久很久以前的夏天,有那么一个少年踩过流年,暖光逐寸逐寸的拭过他的脸颊,阿修,我喜欢你呀。

说着就弯了弯眸子,细碎的光阴被撒在脸上,一点点一点点带着少年的温度,

是的就是这样的,一点也没变。

叶修透过无数攒动的人影在模糊的视线里变成了光怪陆离的色块,多神奇,在所有破碎的时光里唯有少年的模样最为清晰。他听到很多人在叫喊着,不同人声交织着,中国,而或是叶修,在不同的时刻被人反复提及,令人热血沸腾又头晕不已。

‌国家队胜利的消息很快就传回了国,这的确是荣耀史上最值得纪念的时刻,多少荣耀粉眼睛盯着电脑直播,在最终屏幕上的令人如此熟悉的荣耀二字出现时热血迸涨,高呼着国家队队员的名字,好似这样就可以将满腔情绪如此发泄。
叶修叶修叶修,他们争先恐后的笑闹着将领队名字念了一遍又一遍,全然不知他们口中的领队顺手将奖杯交给了苏沐橙便独自离开了。

‌“啪嗒”指尖轻点,一小缕火苗蹿升。
明黄色的火焰在灰色的烟雾若隐若现。
叶修熟练的点起一根烟微张了张嘴,吐出一个烟圈,渐渐渐渐弥漫开来,银灰色的烟雾缭绕,烟头的火星点点,落下满地尘埃。

‌叶修算是个老烟枪了,有时一天能抽上三四包,害得苏沐橙和陈果两人和其斗智斗勇,就为了能戒掉叶修的烟瘾。事实上却并没有任何成效。

‌日子久了连苏沐橙都忘记了,最初的叶修不喜欢烟味更不会吸烟。


‌只是自一个人走后,便再不会有人在暗色下交换一个略带苦涩的吻。


‌沐秋,你看到了吗,我实现了曾经可笑的誓言,可是在嘲笑着不可能实现的你却不在了。

‌不过是微微晃神一会儿烟已然见底,叶修捏着烟蒂在烟灰缸碾碎,留下几声微不可查的叹息。


‌只有在烟蒂落尽时才会知道想念又多了一次。


‌快阻止我不止的脚步吧,你知道的,对于你,我拿不起也放不下。



‌本以为过往的记忆会像许多人一样,被岁月的车轮碾碎,投入奔腾不息的时光的河流中,再不见踪影。
终有一天年少时所遇之人会在记忆中逆光而行,模糊了容颜,越走越远。

事实上对于叶修,总会在不合时宜的时刻想起,之后便再忘不掉。

‌那层朦胧的轻柔的光却是为记忆中的人添了几分温柔,笑起来眼角的纹路,唇边的温度,都是那样清晰,似乎连呼吸都缠绵在耳畔。


‌在那个古老的夏天,两个少年初识。就这样大梦一场,有花有树,有阳光,空气,你和一个没有终点的旅行。


‌沐秋......
‌我在,我在的。
‌少年的模样似乎一直都没有变化,又做梦啦,怎么醒来满脸春色?
沐秋调笑道,
哟梦里能有什么呢?让叶修大大如此迷恋不肯醒来。
蓝色的窗帘被清风吹起,以致于撒落的半室阳光,带着些许温度的光影透过窗棂,深色的地板被一寸寸点燃,

烧出时光漫长的姿态来。


‌我爱你呀

‌我爱你呀,你听得见吗。

‌我知道的我知道

‌记忆里的人有不同的衣着,或低头或仰视,不变的,是不经意间透露出的温柔。

快醒来吧。

囿于过往的人终归属于现实

叶修站起身来,看着眼前的墓碑,沐秋的照片仍然笑的灿烂,一如多年前那夏天的初见。

又在这里睡着了,沐秋。
我就知道在这里总会遇到你的,怎么样,哥聪明吧。

叶修将面前的花摆正,又轻轻擦拭了石碑,指尖掠过,苏沐秋之墓,几个字,神情微动。


近日总会梦到年少的事情,对于你,也越来越清晰。

夜深忽梦少年事,不梦闲人唯梦君

怎么,苏沐秋,你是想哥了吗
哥也想你了……

我爱你和你爱我一样,如鸟投林,鱼入海,鹰旋空那般自然而然的发生,众望所归又理所当然。

现实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了,
久到曾经不喜欢烟味的少年已变成了满头花白的老人,
偶尔拳起手抵在唇边咳嗽,撕心裂肺的模样总会招来隔壁苏沐橙的白眼和担心。
叶修却总是摆摆手,让苏沐秋的孙女拉着奶奶出去走走。
自己却回到了只有一个人住的房间。
大概的确是人老了,近年来叶修总是喜欢自言自语,

你来了,没什么准备的,先喝点水吧。
叶修对着来人招呼着,你看,我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没抽烟了真的

只是来时记得要带把伞,因为梦里可能会有雨。

雨声开始滴答滴,
微风又轻轻吹起,
新湖终泛起涟漪,
关于我爱你这件小事,我还要慢慢复习。